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商用车创新接力赛打通物流“血管”
作者:博马网站    发布日期:2021-07-16 01:06


  有分析显示,我国商用车年产销规模超过400万辆,商用车产业正处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重要阶段。图为东风商用车新车下线。

  在致力于成为“最可靠的动力解决方案提供者”目标背后,是一支平均年龄仅30岁左右的工程技术团队。在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和动力总成事业部,他们包揽了几乎所有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技术难题。

  打开任意一个导航软件你就会发现,由高速公路、国道、省道等构成的公路网犹如一根根“大动脉”和“毛细血管”,织成了一张绵密的交通、物流网络。

  据统计,截至2020年年底,我国公路总里程519.81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里程16.1万公里。2020年全国公路完成营业性货运量342.64亿吨,货物周转量60171.85亿吨公里。

  而在一辆辆商用车顺利抵达目的地的背后,可能是一座工厂解决了原材料短缺的燃眉之急,也可能是万千家庭如期收到快递包裹的喜悦。某电子商务平台负责人就曾总结说:“安全、通畅的物流是走向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也是社会的血管。”

  《中国商用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20)》分析称,我国商用车年产销规模超过400万辆,商用车产业正处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重要阶段,未来十年将呈现出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产品升级、专业化和多元化发展等趋势。

  如何走好这一趟又一趟的颠簸货运路,既是3000多万卡车司机和他们家庭日夜牵挂的事,也是中国商用车企业的终极考题。

  按照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国内所有生产、进口、销售和登记注册的重型柴油车将全部实行国六排放标准。这意味着公路上常见的重型半挂牵引车、载货车、自卸车都将迎接“史上最严排放法规”的考验。

  然而,离这个最后交卷的日子越近,杨鹏越感到如释重负。作为东风商用车动力总成事业部总经理,他肩上的担子可想而知。

  从负责发动机、变速箱供应商质量管理及制造环节质量控制,到发动机生产许可以及新项目的成本收益管控,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和同事为国六排放标准奋战了多少个日夜。

  “与国五排放标准相比,国六要严格得多,两者几乎就是质的差异。当然,国六所考核到技术指标也更符合实际情况。”杨鹏笑着告诉记者,团队内大家都说,为打造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商用车动力总成而奋斗,既是履行东风作为央企的社会责任,同时也能让产品的竞争力进一步升级。

  “目前,国内不少城市的市内物流车、环卫车已经完成电动化,但由于行驶距离长、使用环境更复杂等原因,从事长途运输的商用车还是以传统燃油车为主。”杨鹏分析说,正因如此,满足国六排放标准对于节能减排,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而言意义重大。

  曾有业内专家表示,我国设置的排放法规考核标准已远远超过欧美,但中国车企均顶着巨大的研发和成本压力积极推进技术升级。但令人欣慰的是,中国车企均顶着巨大的研发和成本压力积极推进技术升级,很多整车企业都选择跨过国六a标准,直接升级到国六b。

  在今年上海国际车展前夜的发布会上,东风商用车动力总成品牌“龙擎”推出了4款发动机和两款变速箱,排量涵盖5L-13L,均可直接满足国六b排放标准。

  在致力于成为“最可靠的动力解决方案提供者”目标背后,是一支平均年龄仅30岁左右的工程技术团队。在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和动力总成事业部,他们包揽了几乎所有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技术难题。

  上世纪60年代,国家汽车工业谋划者出于战备需要,想要寻找“靠山、分散、隐蔽”之地,筹备“第二汽车制造厂”,也就是东风汽车厂的前身。山地占国土面积92%的十堰成功入选。“二汽”创业之初,新中国的第一代汽车创业者挂上马灯,在芦席棚里制造汽车。

  随着东风汽车产品链条不断延伸,数百万辆挂着“双飞燕”标识的汽车从这里驶向全国。“当年,我们这儿年轻人的理想就是,先读汽车学校,再到东风公司工作。”有年长的十堰本地人回忆说。

  后来,由于市场竞争不断加剧以及地处山区的众多制约因素,东风汽车公司总部和一批配套企业相继搬离。而作为东风的长子,东风商用车便成了东风事业发展和十堰基地的“压舱石”。

  如今,组织“两代汽车制造业工人对话”是东风商用车党委工作部部长贾向华的重要工作之一。

  他感慨说:“汽车已经大变样,新一代汽车人会更有用武之地。当然,老同志也有发光、发热,值得年轻人学习的地方。”

  在与青年员工交流的过程中贾向华发现,现在的95后、00后新员工不仅关心个人前途,更关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蓝图。

  “现在的孩子眼界更开阔,同时也更加自信,更乐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个明显的对比是,以前贾向华完成培训后提问者寥寥,但现在培训会结束后还有不少年轻人跑来向他追问。

  尽管制造业的发展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要素,但人的要素无疑起到关键的决定性作用。当中国开启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新征程,让“中国制造”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接力棒自然交到了这代青年手中。

  “要让制造业变得有魅力,既要有薪酬保障,也要为员工建设好精神家园。”贾向华分析说,归根到底,只有企业竞争力强、经营状况好,才能对青年人产生吸引力。

  实际上,个人价值与集体价值完全可以实现良性循环。以安全生产为例,从去年开始,东风商用车党员带头践行“安全零违章”。

  “‘做可靠人,造可靠车’是我们的企业文化。从戴好安全帽、正确使用劳保用品这样的小事做起,党员在各个车间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接下来我们要实现党员、团员积极分子零违章,到2022年实现全员零违章。”他说,发挥党建优势、落实党建责任、抓党委保落实,推动党建工作与生产经营深度融合,是建设一流商用车企业的一宝。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中,公司党员也做到了“关键时候顶得上、立得住”。据介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去年2月东风商用车曾停摆40多天,但全年销量却达到22.1万辆,创历史新高。

  在贾向华看来,公司之所以能从史无前例的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挺过来,54支跨支部党员先锋队“功不可没”。“最开始复工复产的时候,只有59%的员工复工,但他们却完成了96%的生产任务,其中绝大部分是党员和青年员工。”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迁,东风商用车始终坚持着‘一切源于可靠’的品牌承诺,把可靠的商品和服务送达给天南地北的‘卡友’。”东风商用车品牌与传播部副部长李霞坦言,一代代东风人对品质的坚守,让东风商用车赢得了超过600万名卡车司机的信赖。

  对于商用车用户来说,一辆车的好坏、油耗高低,不仅直接影响经营质量,更与每一次出车的安全息息相关。

  “我刚入行就从老一辈卡车人口中得知,东风车是军工品质,可靠!于是,当我要买第一辆属于自己的卡车时,毫不犹豫地选了东风天龙。”宁夏90后东风卡友海宗鹏告诉记者,重型卡车对车辆的动力性能、经济性能、售后服务和安全环保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东风天龙满足了我的这些要求,而且它的驾驶室也十分宽敞、舒适”。

  在漫漫货运路上,他希望汽车不再是台冷冰冰的机器,而是可以通过越来越智能化的技术,让驾驶更安全,让“人车互动”更亲密、更有趣。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中国自主品牌商用车亟须开辟新的市场增长点。尤其是随着中国进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自主品牌商用车如何持续提高产品品质,擦亮品牌价值,成为各界关注的线万辆搭载双飞燕的东风品牌商用车行驶在大江南北,帮助千家万户实现了脱贫致富的梦想。如今,面对复杂的市场形势,我们更要擦亮自主这块金字招牌,并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为用户打造更可靠、更智能、更节能的产品,端出更多面向未来的技术品牌。”李霞如是说。

  事实上,由于创新资源掌控得较好、较早在市场上完成了品牌传播,我国商用车市场已经形成了“自主品牌唱主角儿”的创新竞争结构。有数据显示,在国内商用车市场,自主品牌已多年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中国贸促会汽车行业分会副会长杨琳曾表示,新一轮商用车技术创新热潮已经出现,智能化技术将是未来高端商用车市场竞争的关键赛点,“这甚至关系到商用车企业在未来的新环境下,究竟能在产业链条中处于何种地位”。

  “今天,我们仍要从‘马灯精神’中汲取营养,在平凡的工作中演绎新时代不平凡的奋斗色彩。”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副中心长张衡感慨说,如今,汽车研发、制造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身上的那股“敢于从无到有”的劲儿不能丢。

  在张衡所在的部门,研发人员多达1750人,同样是30多岁的青年作为“主力军”。他告诉记者,在研究智能网联、电控开发等新兴技术的部门,研发人员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

  “90后、00后都是很能拼的一代。”张衡回忆说,不久前研发团队要攻克一款发动机控制系统的技术难关,很多90后、95后工程师在台架排队进行实验,寻找和验证技术路线。

  “因为实验太多,有时候大家会排队到凌晨两点。但没有人打退堂鼓。”张衡还记得一位90后工程师告诉他的话,“他说,如果能有这么一次机会突破‘卡脖子’技术难关,打破国外多年的技术垄断,那将是一件值得骄傲很长时间的特殊记忆。”

  张衡发现,今天的年轻人不仅更有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认同感,也深刻理解了“把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道理。

  事实上,从无人驾驶商用车赋能无人化智慧物流,打造智慧物流、智慧港口;到通过燃料电池商用车推广应用助力环保……商用车已经在各项国家战略中找到了自己的角色。

  今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2021-2050年)》,预计到2035年,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实体线万公里左右(不含国际陆路通道境外段、空中及海上航路、邮路里程)。

  此外,为了加快发展智慧物流,相关部门和各地政府积极推进货物管理、运输服务、场站设施等数字化升级。在新兴技术和智能化设备的帮助下,仓储、运输、分拨配送等物流环节的自动化、智慧化水平也将不断提高。

  正如杨琳所说,商用车企业智能化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必将催生商用车新业态,重塑新的生态环境,推动行业全面转型。

  在东风商用车与中远海运、中国移动联合打造的厦门5G港口,6辆无人驾驶集卡已于2020年9月完成交付,并实现编组运营。它们可实现在限定区域内L4级自动驾驶,这意味着港口向更安全、效率更高、24小时不间歇的智慧物流更近一步。

  张衡畅想说:“从集装箱卸船到送至客户手中,不同型号的无人驾驶商用车可以接力完成运送。”当然,这样一只集装箱的奇妙旅程,背后是中国汽车、港口和通信运营商的接力式创新。

  “创新不止于实验室,而要开门造车,与商业模式创新产生协同效应。”张衡总结说,“做大做强自主品牌就是我们的光荣事业,大家总是很有自豪感。”

  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青在线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据统计,截至2020年年底,我国公路总里程519.81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里程16.1万公里。2020年全国公路完成营业性货运量342.64亿吨,货物周转量60171.85亿吨公里。

  而在一辆辆商用车顺利抵达目的地的背后,可能是一座工厂解决了原材料短缺的燃眉之急,也可能是万千家庭如期收到快递包裹的喜悦。某电子商务平台负责人就曾总结说:“安全、通畅的物流是走向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也是社会的血管。”

  《中国商用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20)》分析称,我国商用车年产销规模超过400万辆,商用车产业正处在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重要阶段,未来十年将呈现出市场集中度不断提升,产品升级、专业化和多元化发展等趋势。

  如何走好这一趟又一趟的颠簸货运路,既是3000多万卡车司机和他们家庭日夜牵挂的事,也是中国商用车企业的终极考题。

  按照规定,从今年7月1日起,国内所有生产、进口、销售和登记注册的重型柴油车将全部实行国六排放标准。这意味着公路上常见的重型半挂牵引车、载货车、自卸车都将迎接“史上最严排放法规”的考验。

  然而,离这个最后交卷的日子越近,杨鹏越感到如释重负。作为东风商用车动力总成事业部总经理,他肩上的担子可想而知。

  从负责发动机、变速箱供应商质量管理及制造环节质量控制,到发动机生产许可以及新项目的成本收益管控,他已经数不清自己和同事为国六排放标准奋战了多少个日夜。

  “与国五排放标准相比,国六要严格得多,两者几乎就是质的差异。当然,国六所考核到技术指标也更符合实际情况。”杨鹏笑着告诉记者,团队内大家都说,为打造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商用车动力总成而奋斗,既是履行东风作为央企的社会责任,同时也能让产品的竞争力进一步升级。

  “目前,国内不少城市的市内物流车、环卫车已经完成电动化,但由于行驶距离长、使用环境更复杂等原因,从事长途运输的商用车还是以传统燃油车为主。”杨鹏分析说,正因如此,满足国六排放标准对于节能减排,早日实现“碳达峰、碳中和”而言意义重大。

  曾有业内专家表示,我国设置的排放法规考核标准已远远超过欧美,但中国车企均顶着巨大的研发和成本压力积极推进技术升级。但令人欣慰的是,中国车企均顶着巨大的研发和成本压力积极推进技术升级,很多整车企业都选择跨过国六a标准,直接升级到国六b。

  在今年上海国际车展前夜的发布会上,东风商用车动力总成品牌“龙擎”推出了4款发动机和两款变速箱,排量涵盖5L-13L,均可直接满足国六b排放标准。

  在致力于成为“最可靠的动力解决方案提供者”目标背后,是一支平均年龄仅30岁左右的工程技术团队。在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和动力总成事业部,他们包揽了几乎所有满足国六排放标准的技术难题。

  上世纪60年代,国家汽车工业谋划者出于战备需要,想要寻找“靠山、分散、隐蔽”之地,筹备“第二汽车制造厂”,也就是东风汽车厂的前身。山地占国土面积92%的十堰成功入选。“二汽”创业之初,新中国的第一代汽车创业者挂上马灯,在芦席棚里制造汽车。

  随着东风汽车产品链条不断延伸,数百万辆挂着“双飞燕”标识的汽车从这里驶向全国。“当年,我们这儿年轻人的理想就是,先读汽车学校,再到东风公司工作。”有年长的十堰本地人回忆说。

  后来,由于市场竞争不断加剧以及地处山区的众多制约因素,东风汽车公司总部和一批配套企业相继搬离。而作为东风的长子,东风商用车便成了东风事业发展和十堰基地的“压舱石”。

  如今,组织“两代汽车制造业工人对话”是东风商用车党委工作部部长贾向华的重要工作之一。

  他感慨说:“汽车已经大变样,新一代汽车人会更有用武之地。当然,老同志也有发光、发热,值得年轻人学习的地方。”

  在与青年员工交流的过程中贾向华发现,现在的95后、00后新员工不仅关心个人前途,更关注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蓝图。

  “现在的孩子眼界更开阔,同时也更加自信,更乐于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个明显的对比是,以前贾向华完成培训后提问者寥寥,但现在培训会结束后还有不少年轻人跑来向他追问。

  尽管制造业的发展牵涉到方方面面的要素,但人的要素无疑起到关键的决定性作用。当中国开启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新征程,让“中国制造”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接力棒自然交到了这代青年手中。

  “要让制造业变得有魅力,既要有薪酬保障,也要为员工建设好精神家园。”贾向华分析说,归根到底,只有企业竞争力强、经营状况好,才能对青年人产生吸引力。

  实际上,个人价值与集体价值完全可以实现良性循环。以安全生产为例,从去年开始,东风商用车党员带头践行“安全零违章”。

  “‘做可靠人,造可靠车’是我们的企业文化。从戴好安全帽、正确使用劳保用品这样的小事做起,党员在各个车间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接下来我们要实现党员、团员积极分子零违章,到2022年实现全员零违章。”他说,发挥党建优势、落实党建责任、抓党委保落实,推动党建工作与生产经营深度融合,是建设一流商用车企业的一宝。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巨大挑战中,公司党员也做到了“关键时候顶得上、立得住”。据介绍,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去年2月东风商用车曾停摆40多天,但全年销量却达到22.1万辆,创历史新高。

  在贾向华看来,公司之所以能从史无前例的新冠肺炎疫情大考中挺过来,54支跨支部党员先锋队“功不可没”。“最开始复工复产的时候,只有59%的员工复工,但他们却完成了96%的生产任务,其中绝大部分是党员和青年员工。”

  “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迁,东风商用车始终坚持着‘一切源于可靠’的品牌承诺,把可靠的商品和服务送达给天南地北的‘卡友’。”东风商用车品牌与传播部副部长李霞坦言,一代代东风人对品质的坚守,让东风商用车赢得了超过600万名卡车司机的信赖。

  对于商用车用户来说,一辆车的好坏、油耗高低,不仅直接影响经营质量,更与每一次出车的安全息息相关。

  “我刚入行就从老一辈卡车人口中得知,东风车是军工品质,可靠!于是,当我要买第一辆属于自己的卡车时,毫不犹豫地选了东风天龙。”宁夏90后东风卡友海宗鹏告诉记者,重型卡车对车辆的动力性能、经济性能、售后服务和安全环保都有着非常高的要求,“东风天龙满足了我的这些要求,而且它的驾驶室也十分宽敞、舒适”。

  在漫漫货运路上,他希望汽车不再是台冷冰冰的机器,而是可以通过越来越智能化的技术,让驾驶更安全,让“人车互动”更亲密、更有趣。

  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中国自主品牌商用车亟须开辟新的市场增长点。尤其是随着中国进入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自主品牌商用车如何持续提高产品品质,擦亮品牌价值,成为各界关注的线万辆搭载双飞燕的东风品牌商用车行驶在大江南北,帮助千家万户实现了脱贫致富的梦想。如今,面对复杂的市场形势,我们更要擦亮自主这块金字招牌,并通过不断的技术创新为用户打造更可靠、更智能、更节能的产品,端出更多面向未来的技术品牌。”李霞如是说。

  事实上,由于创新资源掌控得较好、较早在市场上完成了品牌传播,我国商用车市场已经形成了“自主品牌唱主角儿”的创新竞争结构。有数据显示,在国内商用车市场,自主品牌已多年占据90%以上的市场份额。然而,“主角儿”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挑战。

  中国贸促会汽车行业分会副会长杨琳曾表示,新一轮商用车技术创新热潮已经出现,智能化技术将是未来高端商用车市场竞争的关键赛点,“这甚至关系到商用车企业在未来的新环境下,究竟能在产业链条中处于何种地位”。

  “今天,我们仍要从‘马灯精神’中汲取营养,在平凡的工作中演绎新时代不平凡的奋斗色彩。”东风商用车技术中心副中心长张衡感慨说,如今,汽车研发、制造的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身上的那股“敢于从无到有”的劲儿不能丢。

  在张衡所在的部门,研发人员多达1750人,同样是30多岁的青年作为“主力军”。他告诉记者,在研究智能网联、电控开发等新兴技术的部门,研发人员平均年龄还不到30岁。

  “90后、00后都是很能拼的一代。”张衡回忆说,不久前研发团队要攻克一款发动机控制系统的技术难关,很多90后、95后工程师在台架排队进行实验,寻找和验证技术路线。

  “因为实验太多,有时候大家会排队到凌晨两点。但没有人打退堂鼓。”张衡还记得一位90后工程师告诉他的话,“他说,如果能有这么一次机会突破‘卡脖子’技术难关,打破国外多年的技术垄断,那将是一件值得骄傲很长时间的特殊记忆。”

  张衡发现,今天的年轻人不仅更有民族自豪感和国家认同感,也深刻理解了“把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的道理。

  事实上,从无人驾驶商用车赋能无人化智慧物流,打造智慧物流、智慧港口;到通过燃料电池商用车推广应用助力环保……商用车已经在各项国家战略中找到了自己的角色。

  今年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2021-2050年)》,预计到2035年,国家综合立体交通网实体线万公里左右(不含国际陆路通道境外段、空中及海上航路、邮路里程)。

  此外,为了加快发展智慧物流,相关部门和各地政府积极推进货物管理、运输服务、场站设施等数字化升级。在新兴技术和智能化设备的帮助下,仓储、运输、分拨配送等物流环节的自动化、智慧化水平也将不断提高。

  正如杨琳所说,商用车企业智能化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应用必将催生商用车新业态,重塑新的生态环境,推动行业全面转型。

  在东风商用车与中远海运、中国移动联合打造的厦门5G港口,6辆无人驾驶集卡已于2020年9月完成交付,并实现编组运营。它们可实现在限定区域内L4级自动驾驶,这意味着港口向更安全、效率更高、24小时不间歇的智慧物流更近一步。

  张衡畅想说:“从集装箱卸船到送至客户手中,不同型号的无人驾驶商用车可以接力完成运送。”当然,这样一只集装箱的奇妙旅程,背后是中国汽车、港口和通信运营商的接力式创新。

  “创新不止于实验室,而要开门造车,与商业模式创新产生协同效应。”张衡总结说,“做大做强自主品牌就是我们的光荣事业,大家总是很有自豪感。”

博马网站

博马网站|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博马网站